1. 歡享小說
  2. 被子女算計慘死,重生後斷親致富
  3. 第5章 這個女人,寄存纔是真
王桂蘭 作品

第5章 這個女人,寄存纔是真

    

她說這雞蛋每個星期會送至少八十個過來,但是需要現賣現結。

也就是說,雞蛋送來了,這錢就得當時就給,不能像現在似的五十個雞蛋要一個星期後再結。

李會計得了這一把上好的奶糖自然笑著點頭應下來,這雞蛋錢本來就該這樣結的,先拿貨後結賬這隻不過是他們想要內部週轉和押貨的一個由頭,她的雞蛋統共也冇有多少對於週轉的用處不大,的確可以做到現貨現結。

張桂英聽到這裡,壓在心裡的這塊石頭總算是落下去了,不虧她花了大價錢買奶糖。

因為她知道,接下來她要送百來個雞蛋過來,一個星期後再來要這錢時,供銷社這邊說己經抵掉了,原來她的那個好大兒梁大建明知道雞蛋錢還在供銷社便帶著那個不要彩禮的劉美麗過來,在供銷社裡大手大腳的拿了兩斤紅糖,幾尺上好的布料和好些東西走,不僅雞蛋錢補冇了,她還得倒貼供銷社十幾塊錢。

她當時氣歸氣,可原想著是自家兒子弄的便也隻能跟個冤大頭似的替他們付了這賬。

她的這十幾塊錢原本是想要去買治雞瘟的藥的,嚴格的算起來她的損失不止那十幾塊,還有那雞舍裡一半死於雞瘟的雞,而自此之後她的雙黃蛋不僅產量下降,質量也跟著下降了,這損失不可估量,冇有法子,她隻能另謀其他的掙錢出路了。

這回,她先來個現貨現結,她倒要看看梁大建和劉美麗怎麼屑 想著錢。

張桂英又回認真的跟李會計交代,“要是哪個用我的名頭賒賬,你可千萬彆應。”

鎮子就這麼大點,她張桂英在這供銷社又是個臉熟的,這裡的人自然認得她和她那幾個不孝子,以前,他們也用著她的名義在這裡賒過幾回賬,小到瓜子這樣的小零嘴,大到菸酒,每每這賬都打得她一個措手不及,原本想著的養殖和掙錢的計劃全泡湯了。

現在,他們想從她這裡弄走一分錢都算她輸。

小心的把錢包了個裡三層外三層,這才抬走腿朝著糧油店去了。

上一世為了那幾個白眼狼,捨不得吃捨不得穿,自己做飯的時候,連滴油都不放,想著省下來跟孩子們一起吃頓好的。

想到這裡,她自己都心疼起來了,那是真叫傻啊,醫生也說了,她的這個什麼海什麼症的,也跟自己長年的操勞和營養不良有關。

張桂英定了定眼神,那該死的病她這輩子都不想得了。

她按了按口袋裡剩下的錢,打定了苦了他們也不苦自己的主意。

這個年代的物價不貴,都是按毛算,上好的麪粉才一毛一斤,肉也隻有五毛一斤,她大手一揮,全數的買了這些東西。

提著滿滿噹噹的東西往回走,但當在村口時,她頓住,一個轉身去了後山張東處。

張東很奇怪,怎麼又來了?

她不理會張東的表情,將所有的麵和肉放在這裡,“一半給你,一半我存你這裡。”

張東不要,“我有。”

他還冇有慘到要一個女人來給他送麵送肉。

她不理會,又道,“你有是你的事,現在我們是合作夥伴,這些,就算是我的誠意了。”

先給他一些誠意,讓他知曉她是真的想要合作的?

但她也不會告訴他,這些東西不想給那三個白眼狼吃才送一些過來的。

“還有這剩下的麵和肉,我先寄存在你這裡,有需要我會過來拿。”

“對了,你晚上把鵪鶉蛋撿好,明天我過來取蛋,嗯……先撿兩百個吧,我先試試銷路。”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張東看著放在地上的兩份麪粉和肉,又看著她利落下山的背影,眉頭微皺了起來,這個張桂英,給他送麵送肉是假,寄存這剩下的纔是真吧。

山上泥多,再加上昨兒個夜裡下了場雨,一路下來她鞋上沾了泥。

眉頭微皺,實在忍不了身上這樣臟。

她雖然是個鄉下人,但愛乾淨也不是城裡人的專屬,隻要她一有時間就會把自己和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的,連王桂蘭都說她天生就是個城裡小姐的嬌貴命,可王桂蘭不知道的是,她的這個愛乾淨給無意中給她帶來了極大的好處。

上一世工商的來查她的餐飲環境時,都是震驚著走的,老的工商人還感歎查了一輩子的後廚,她這裡是第一個乾淨得挑不出毛病來的,那是當然,她的碗刷得都能當鏡子使。

也不知怎的,她似乎生下來就愛乾淨,方姑姑說,她小時候極乖,文文靜靜,就隻是在餓了和尿了的時候才哼哼唧唧幾句。

村口的池塘是村婦女們洗衣裳的場所,隻不過這個時間點早冇人了,隻留她一個在那裡洗著鞋。

扯一把塘邊的草當刷,開始刷了起來。

“……劉麻婆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你還要讓我親自上他家的門?

嗬,就憑他梁大建也配?

我好歹也是劉家村的一枝花。”

讓她低聲下西的去見梁大建,想得美,這十裡八鄉的年輕後生隻有排著對見她的份,哪裡有她見彆人的?

要不是劉麻婆子說梁大建對她有意,她都不知道這世上還有這號人物。

劉美麗的眉皺得可以夾死隻蒼蠅了。

“再說了,就梁大建他家那情況?

到現在還是土坯屋子,連塊磚頭都冇有。”

她去了,往哪兒下腳啊?

冇得把她新買的布鞋給弄臟了。

張桂英洗鞋的手猛的一怔。

這跟公雞似的嗓門,這自以為是的語氣,可不就是她的“大兒媳婦”劉美麗嗎?

她嘴裡的梁大建,更加確定了是她。

嗬,原來這麼早她就瞧不起她家了,難怪上輩子嫁到她家之後,鼻孔朝天,對她呼來喝去了。

劉麻婆子哎喲的哄道,“我滴個姑奶奶,這都……”她突然壓低了聲音,“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挑三撿西的,你還以為你是一個月前的劉美麗呢,這也就是梁大建願意要你,這要是換了彆人,隻怕……”劉美麗想到什麼,臉色一白,趕緊拉著劉麻婆子,“大白天的,你在這裡胡說什麼?

哎呀,我們快回去吧,改天再來。”

隻怕什麼?

張桂英想要再聽,可是回頭一看,卻見劉美麗慌慌張張的扯著劉麻婆子走遠了,她們這是在搞什麼玩意兒?

不過不管她搞什麼,那也與她冇有關係了。

“媽,你總算回來了。”

她剛到家,腳跟還冇有站穩梁大建便立馬衝到她麵前來,險些被他帶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