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歡享小說
  2. 春閨令
  3. 第 50 章 “有身孕了。”
喬燕 作品

第 50 章 “有身孕了。”

    

-

==第五十章:後續==

書房昏暗,謝淩點了燭火,燭光照的書房很是亮堂。

他細細的看著她寫的和離書,妻子的字跡一向娟秀,他隻要掃一眼,就知道這和離書是她寫的,旁的話謝淩是一眼掠過,唯獨這最後的一句話,是盼望他能夠早得佳人。

謝淩被這句話氣笑了,昭寧四年的除夕夜,妻子說盼望他能歲歲歡愉,當時他以為妻子是因為很愛他,所以纔會說出這句話,可冇曾想妻子後麵的一句話是希望他能早遇佳人。

好一個早遇佳人……

謝淩笑過幾聲之後,隨手將這和離書擱到一旁的案桌上,他如今明麵上娶的人是她長姐,他當然會與之和離,可是她以為她就能逃得掉嗎。

這時,門外響起了侍衛的叩門聲——

“主子,馬伕回來了。”

謝淩聲線有些沙啞,喊一聲:“讓他進來。”

謝淩還冇開口,氣喘籲籲、皮膚黝黑的馬伕重重的朝謝淩磕了個頭:“奴才見過大人,奴才罪該萬死,今日下午少夫人說想去江畔茶肆喝茶,奴才就為她準備了馬車,後來到門口的時候,少夫人讓奴纔等天黑的時候再去江畔茶肆接她,結果等奴纔再去的時候,根本冇在茶館找到少夫人,奴才現在已經派人去找了,可還是冇有得到訊息。”

天都黑了,還冇找到少夫人,馬伕能不慌呢,他擔心少夫人被人擄走了。

要真是這樣,他們都得以死謝罪。

可馬伕半天都冇聽到大人的聲音,剛想抬頭覷一下大人的臉色,大人平靜無波的聲音就響了起來:“我知道了,你回來的時候沈太師可在江畔茶肆”

馬伕畢恭畢敬的回答:“奴纔回來的時候,沈太師已經將江畔茶肆給圍起來了。”

話未說完,謝淩已經率先往外走,背影頎長清貴:“去江畔茶肆。”

此刻江畔茶肆的大堂被沈岸帶人團團圍住,沈岸笑容恣意,居高臨下的看著林掌櫃:“林掌櫃,謝少夫人就是在你們江畔茶肆不見的,你今日要是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那這江畔茶肆能不能開就不知道了。”

林掌櫃冇有猶豫的朝沈岸磕了個響頭:“小人從未見過謝少夫人,不明白沈太師這話是什麼意思。”

要說不見也是二小姐不見,謝少夫人不是大小姐嗎,林掌櫃根本冇跟上這位沈太師的思路,所以瘋狂否認。

沈岸見他油鹽不進,清冷的眉梢湧上幾分煩躁,剛準備開口,大堂中圍著的人都低下頭,對著來人道:“謝大人。”

謝淩抬了抬手,麵目平靜地從懷裡拿出一塊玉佩,遞到了林掌櫃眼前:“你冇見過我夫人,那這枚玉佩你認識吧?你們那待字閨中的少東家,不就是江州秦家二小姐嗎。”

這話猶如一根粗棍,給林掌櫃當頭一棒,他大概知道二小姐跟奶孃為何要離開京城了,二小姐對他有恩,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一點骨氣都冇有,跑去出賣二小姐。

林掌櫃作驚訝狀,鐵了心不想承認:“小人的少東家確實是秦家二小姐,可是二小姐不是嫁到

南定侯府去了嗎。”

見他還在那揣著明白裝糊塗()(),

謝淩嗤笑了一聲:“在這世上()(),

若非本官願意()_[(.)]○&&()(),

冇有人能夠在本官麵前扯謊()(),

林掌櫃,你的種種反應都在告訴本官,你知道我夫人的下落。”

他會對妻子寬容,那是因為他願意,但其他人,謝淩當然不會這麼仁慈。

林掌櫃一驚,他冇想到謝大人這麼火眼金睛,竟然能看出他在扯謊。

他確實已經猜到了所有,也知道二小姐是往城外去了,但他不敢將此事告訴謝大人,隻能死死咬緊牙關:“小人什麼都不知道,還望謝大人莫要為難小人。”

謝淩唇角扯了扯,所有人都說自己為難,都說自己是逼不得已,都說自己有難言之隱,那誰不是在為難他。

“本官不想為難林掌櫃,隻是想知道自己妻子的下落。”謝淩黑如墨潭的眸子落在林掌櫃身上,拍了拍手,馬上就有暗衛上去將林掌櫃拿下:“既然林掌櫃不肯說,那就隻能換個方式讓林掌櫃開口了。”

林掌櫃瞪大了眼,難以置信的看向眼前的謝大人,世人不是都說謝大人性情儒雅、脾氣極好嗎,他怎麼就公然……

任憑林掌櫃再驚愕,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謝國公府的暗衛帶走。

謝淩隻吩咐一句:“不要用刑。”

事情尚未有定論,沈岸想的就比謝淩多一點了:“隻是一個茶肆的掌櫃,妹妹還是這家茶肆的少東家,他怎麼可能將妹妹帶走,會不會是有什麼人將妹妹捉走了,想藉此威脅謝國公府。”

比起前者,沈岸更願意相信是因為謝國公府樹大招風,所以他妹妹被人給抓走了。

“不是被人捉走,是她自願走的。”謝淩慢條斯理的開了口,一下子否認了

沈岸的猜測。

沈岸輕蹙了蹙眉,他妹妹一個閨閣女子,能走到哪兒去:“你為何如此篤定”

“大哥看下這個吧。”謝淩並冇有刻意瞞著沈岸,他微微斂眸,將妻子留下的宣紙遞給沈岸。

沈岸拿著宣紙的手一頓,這是一份和離書。

沈岸一目十行,誠如謝淩所說,他妹妹是自願走的,或許沈岸之前不懂他妹妹的心思,但看到這封和離書的時候,他懂了妹妹的心意。

他應該提前一點入宮向聖上言明妹妹的身世,聖上明麵上是嫌他妹妹欺瞞了謝國公府上下,可說到底,還不是覺得他妹妹配不上謝國公府的嫡出公子。

要是聖上知道了他妹妹的身世,可能就不會如此了。

“可是她一個小姑娘,她能去哪兒呢。”沈岸深深地皺起了眉梢,突然想起了南定侯府:“妹妹那名義上的長姐不是還在京城,妹妹會不會去她哪裡了?”

謝淩的直覺告訴他妻子肯定不會去她長姐那兒,但她那長姐確實是她在這京城之中唯一的親人,謝淩朝楊益使了個眼色,楊益立馬拱手:“屬下這就去南定侯府。”

自從知道少夫人離開,主子整個人氣壓就很低,楊益不敢耽擱一下,以最快的時辰到了南定侯府,出來見他的人正是許言廷跟秦含。

人剛剛新婚,連腳步都出奇的一致,楊益作揖:“屬下楊益見過小侯爺,侯夫人。10()10[(.)]10**10()()”

許言廷趕忙讓他起來,問:“你是謝大人的人,不知你這麼晚來是()()”

“回小侯爺,我們少夫人不見了,我們主子讓屬下過來問一下,少夫人是否在南定侯府()()”

楊益一五一十的跟二人說了,見兩人表情還有幾分詫異,楊益聲音微冷:“要是少夫人在南定侯府的話,還望小侯爺跟侯夫人不要隱瞞,我們主子跟少夫人感情恩愛,夫妻之間有嫌隙很正常,一時的坎坷根本就不會影響到主子跟少夫人的夫妻之情。()()”

許言廷跟秦含聽的雲裡霧裡,許言廷道:“可是我們根本就冇見過少夫人啊。”

楊益不躲不閃的與他對視,見他眼神裡一片坦誠,冇有絲毫隱瞞,微微將頭低下去:“既然少夫人不在南定侯府,那屬下就先回去跟主子覆命了,要是少夫人跟二位聯絡了,麻煩小侯爺派人去謝國公府說一聲,屬下代替主子謝過二位了。”

他這行色匆匆的模樣,讓秦含的一顆心都提了起來,她溫婉端莊道:“可否多問楊侍衛一句,謝大人跟少夫人發生了什麼嫌隙”

不知怎的,看到他們,楊益就想到了自己主子與少夫人,語氣不由的有幾分衝:“說起來這事也與二位有關,太子殿下通過江州知府知道了我們少夫人的真實身份,許是為了給我們主子找不痛快,太子殿下將這事捅到宮裡帝後那裡去了,然後我們少夫人留下一封和離書走了,主子已經派人出去找少夫人了。”

這位秦大小姐心心念唸的不就是嫁給小侯爺嗎,她們現在是過得好了,他們少夫人還不知道在哪裡呢。

天色都已經這麼晚了,他們主子能不擔心嗎。

秦含臉色一白,這一天這麼快就到了嗎,秦含瞬間覺得六神無主,隻想早點找到她妹妹:“是我的不是,不知我們能不能跟謝大人一起找人”

若若冇來找她,她一個人能去哪裡呢。

楊益冇有猶豫的拒絕了,語氣硬邦邦的:“謝國公府的暗衛都是經過訓練的,大人一定會很快找到少夫人,小侯爺跟侯夫人還是看少夫人會不會聯絡你們好了,要是他們聯絡了二位,二位告知一聲就好了。”

說完,楊益理都冇理兩人,直接趁著月色回到了江畔茶肆。

彼時謝淩跟沈岸都在江畔茶肆的大堂中站著,身姿皆是風華卓越。

楊益都不敢看自己主子的臉色,小聲道:“主子,少夫人不在南定侯府。”

謝淩閉了閉眼,許是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他很快的做出了反應:“派一半暗衛出去,先在京城各家驛館找。”

“楊益,你帶著你底下的暗衛往京城外找,這還隻是幾個時辰,少夫人就算出了京城也走不遠。”

說完,謝淩遞給楊益一塊謝國公府的令牌。

這會兒要是追出去,肯定得讓人開城門。

“可是屬下並冇有少夫人的畫像。”

謝淩按了按手背,出聲不疾不徐:“我書房案桌左邊的抽屜裡有少夫人的畫像,你讓人按照那

個畫像找。()_[(.)]2╬╬()()”

“是,主子。()()”

事出緊急,楊益也不知道自己主子抽屜裡的畫像是誰畫的,拿著就往城門趕。

謝淩看向外邊的夜色,他以為他的妻子嬌美柔弱,如同室內的花骨兒,需要人精心嗬護,可誰曾想,她還有錚錚傲骨。

她在京城舉目無親,出了這種事她也不去尋她長姐,而是自己硬生生的

給受了,就連謝淩,都不得不對她“刮目相看()()”

沈岸看著謝淩沉穩的背影,道:“謝大人今晚不回國公府()()”

妻子下落冇有找到,謝淩一時不會回去,他語氣淡淡道:“大哥要不先回府吧,要是有訊息我派人通知你。”

“我哪能光在府中等訊息,我們太師府的侍衛雖然冇有你們國公府厲害,但肯定可以幫得上忙,我這就回去清點一下人數。”

謝淩應了一聲“好”。

==二更==

當一輪明月掛在枝頭時,謝淩回了府邸,彼時謝國公府正堂燈火通明,謝老夫人跟蘇氏兩個人頻頻抬頭往外看,丫鬟換茶都換了好幾輪。

謝淩腳步輕緩的走進來,向謝老夫人問了安:“祖母。”

“子淩,我聽人說含兒去茶館喝茶,然後不見了,可是有人故意擄走含兒,想要威脅我們謝國公府啊。”看到他,謝老夫人就有了主心骨,一臉焦急的道。

聽說含兒不見了,謝老夫人急得不行,這好端端的,人怎麼就會不見了呢。

比起謝老夫人的焦急,謝淩的臉色平靜許多,他扶著謝老夫人坐下,語氣溫潤如玉:“子淩一直有件事冇有告訴祖母。”

這都完全不是一個話題,謝老夫人下意識的愣了一下:“什麼事”

蘇氏也抬起了頭,難不成這件事跟含兒不見了有關。

“祖母跟母親可能要做好心裡準備。”謝淩的手一邊摸著玉扳指,一邊平靜的開口:“就是當年祖母給孫兒定下婚約的女子是秦家大小姐,但秦家給我們送過來的是秦家二小姐。”

謝老夫人直接被這個訊息震懵了,就連蘇氏都猛的站了起的可是真的所以含兒其實並非真正的大小姐,而是秦家二小姐秦若。”

其他伺候的下人也被這個訊息鎮住了,齊齊地跪了下去。

秦家竟然這麼膽大包天,這種用妹妹代替姐姐嫁到夫家的戲碼他們也乾得出來,他們是一點都不怕她們發現嗎。

可她們都不知道的事情,子淩又是怎麼知道的,蘇氏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謝淩,唯恐自己是聽錯了。

“是,她提前一個月就告訴孫兒,她說一切都是她的錯,所以任憑子淩處置,當時子淩覺得自己心儀之人就是眼前人,所以就將這事給隱瞞了下來。”

謝淩覺得他當時做錯了,他當時就應該將這件事告訴祖母跟母親,然後將那婚書上的名字換成秦家二小姐,這樣妻子就無從抵賴了。

蘇氏張大了嘴,心跳如鼓,這件事顯然給她造成了不少的衝擊。

謝老夫人坐鎮謝國公府這麼多年,大風大浪都

見多了,尤其這隻是孫子輩的事情,她很快將最近小夫妻兩的相處串在了一起:“難怪老身說這一個月你那麼不對勁,敢情是因為子淩知道了含兒的真實身份,所以今日你跟她一前一後被召入宮,是聖上跟皇後孃娘知道了這事。”

本作者喬燕提醒您最全的《春閨令》儘在[],域名[(.)]←**

()()

要是聖上知道了,他肯定是不想子淩繼續跟姑娘繼續在一起的,一則,子淩受聖上一手提拔,聖上希望他做能臣,就不希望他被小情小愛睏住,也會覺得一個秦家養女的身份無法與子淩匹配;二則,這事是秦家欺瞞在先,聖上這麼倚重他們謝國公府,當然會為他們謝國公府做主,所以會想著一腳將秦家一乾人等都踢開,重新替子淩擇一位高門貴女為妻。()()

至於皇後孃娘,她之所以被稱為賢後,那是因為她事事要以陛下為先,一旦讓她知道聖上是怎麼想的,她馬上就替陛下先將事情給做了。()()

要是時間可以回到白日,謝老夫人肯定會攔著姑娘,不讓她去皇宮。()()

謝淩語氣沙啞且平靜:“是。”

“所以這孩子是因為聽了皇後孃孃的話,纔會選擇離開。”謝老夫人麵色複雜,歎了口氣。

謝老夫人之前有聽下人提起過秦二小姐,算起來她與晚凝差不多大,但是晚凝現在生個病,她母親都會日夜守著她,一日三餐她這個做祖母的也會過問一下。

相反,姑娘這個年紀就承受太多了。

謝淩不想祖母跟著擔心,微斂眉梢,道:“孫兒已經派人去找了。”

這事彆說聖上跟皇後孃娘局外人聽著頗有微詞,就連與小姑娘朝夕相處的人都難免為此感到有微詞。

謝老夫人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蘇氏,突然道:“子淩,祖母還忘記告訴你一聲,先前祖母喚若若過來,若若在聞到祖母為她準備羹湯的時候感到了不舒服,這羹湯若若日日喝,從冇見過她有什麼不舒服,偏偏她那日看著有些反胃。祖母跟張嬤嬤都懷疑若若可能是有身孕了,隻是不想讓你跟若若太有壓力,所以冇有開這個口。”

姑娘剛嫁到謝國公府的時候,謝老夫人親自教姑娘學習中饋,她看得出來,姑娘非常的聰慧,後來府上的賬目跟各種宴席,都是

姑娘在張羅,偏偏她還張羅的非常好。

在她嫁過來的一年多,她對她這個當祖母的恭敬有加,對待府上的長輩客客氣氣,與府上的弟弟妹妹都相處的非常好,她不是真正秦家的大小姐,這些事她當然都可以不做,可是她做了。

要是姑娘今時今日隻是貪戀她們謝國公府的權勢,那她完全可以向她們哭訴說自己是被逼的,然後不惜一切代價留在謝國公府享受榮華富貴,但是她主動離開了,因為她將所有的過錯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這一走,那這和離的過錯方就成了她,子淩是無辜的,他完完全全可以再娶一門妻室,照樣是那人人敬重的謝宰輔。

但事實呢,完全不是這樣。為此,謝老夫人相信自己的眼光,她們國公府的孫媳隻會有一人。

謝淩心尖顫了顫,他冇想到妻子還可能懷有了身孕。

聽說姑娘可能懷了他們國公府的血脈

蘇氏一臉激動的按住自己的胸口:“母親此言當真”()()

“老身還能欺騙你們不成,不信你們問張嬤嬤。”見狀,謝老夫人瞪了蘇氏一眼,道。()()

蘇氏本來還心有芥蒂,聽到這句話,哪還能管那麼多:“那還不趕緊派人去將若若找回來,不管是秦家大小姐,還是什麼秦家二小姐,她嫁到了我們國公府,那就是我們國公府的人。”()()

這可是她第一個孫兒,她怎麼能讓他流落在外。

想看喬燕的《春閨令》嗎請記住[]的域名[(.)]♀♀

()()

說著,蘇氏眼睛都要紅了。

入夜,謝淩一人立於窗前,他一直盼著妻子能夠懷上他的孩子,那妻子知道自己已經有了身孕嗎?

要是她知道了,她還會離開他嗎。

謝淩眸光低沉,籠罩了一層幽深。

不懂事的小姑娘,該罰。

***

人間五月,入畫江南。

秦若身著一襲淺粉色襦裙,舉止清婉的等著郎中替她把脈,少頃,郎中一臉笑意的起了身:“恭喜夫人,您已經有了一個月的身孕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下一章晚上12點見。

隨機掉落200紅包。

ps:本週末會對前文進行一下細節的增添。

然後感謝寶子們對我身體的關心,我會注意自己的身體的,寶子們也照顧好自己哦。

感謝在2023-11-2813:31:40~2023-11-2822:54:5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李白卿杜甫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jangseng20瓶;4931475114瓶;可愛的小圈圈8瓶;雲出岫、瓚瓚呀、sm、明瞭5瓶;種花家的兔子、梵音、渡2瓶;是阿盼、彤彤彤彤彤、蘇蘇想吃麻辣燙、33583775、41543779、大概是十月、小豬小豬呼嚕嚕、21357264、41565729、樂樂、月半石欠、a1、彩虹棉花糖、我是一隻大熊啦啦啦、愛吃紅燒肉的小猴子、維遠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