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歡享小說
  2. 魂穿三國之何進大將軍
  3. 第153章 不納忠言何丞相
楊小笙 作品

第153章 不納忠言何丞相

    

-

“大哥!三弟!”

九尺高的漢子,竟也眼眶通紅,隻能強忍著鼻酸不讓眼淚留下…

半月前,關羽終是趕到了劉備軍營處。他掛印封金,橫跨兗、豫,僅帶著幾名隨從便踏上尋兄之路,期間隨各種心酸與思念,都在這一刻宣泄而出。

“二弟!”

“二哥!”劉備與張飛也有些激動的打著招呼。

“二弟!這一路上,辛苦了!”劉備握住關羽的手,感歎道。

“大哥,弟未能於南陽起兵響應,請大哥折罰。”關羽忽然拜倒。

對於違背大哥讓自己起兵的命令,關羽一直心懷愧疚。隻是他心中的那份信念,卻又驅使著他不得不做出這般選擇。

丞相的知遇之恩,讓他無法在其北上抵禦董卓之際背刺洛陽。而兄弟間的結義之情也讓他心甘情願放下一切趕來投奔。

丞相與兄長間的矛盾與對立關係是關羽無從解決的,他隻能儘量做到不虧欠丞相,而後像現在這般,等候大哥劉備的發落。

劉備居高臨下,看著拜倒在地的義弟關羽,眼中不自覺閃過一絲失望,可兄弟多年,他也知道自家二弟的性子,隻能說,這樣的行為的確很關羽。

“丞相,莫非這竟也在你的預料之內嗎?”劉備心中不由猜想著。

但說到底,不管何進是否早就料到這一出,此事都已成事實,關羽為了不虧欠何進的恩情,主動放棄了領兵攻占洛陽的絕佳時機。

也徹底破滅了劉備以董、袁之兵拖住何進,再與關羽配合,以奇兵解救天子,立下不世奇功的戰略構想。

“二哥!何出此言啊,我與大哥在濟南國無日不在思念二哥你,隻恨不能天天相見。今二哥能來,乃天大喜事,今後我們三兄弟便又可以共同進退了。”一旁的張飛為關羽解圍道。

見自己“截胡”天子的計劃失敗,卻被張飛“冇心冇肺”地說成是喜事,劉備也隻能無奈苦笑。

自己這兩位義弟,勇則勇矣,卻也常常意氣用事…罷了,罷了…

至少張飛有一點說的對,自己兄弟三人又可以日日相聚,一同進退了。

這一刻,劉備覺得之前一直追求的理想,似乎也不那麼儘是美好。

當初兄弟三人被破格提拔,卻天南海北的在各處任職,反而不如一窮二白時,麾下僅有幾百鄉勇,卻能一同討伐黃巾、暢談天下大事般痛快。

“二弟言重了,快快請起!”劉備一把扶起關羽,安撫道“弟之所想,兄又如何不知?丞相的知遇之恩,又豈止是對二弟一人?隻奈何丞相如今所作所為的確有違為臣之道,其挾持天子、黨同伐異、屠戮忠良,使得綱常淪喪!備身為漢室宗親、天子皇叔,大義麵前,卻不得不起義兵、討國賊!”

此話說的關、張二人心中一陣寂落,正如劉備所言,他們三人皆受了何進的恩惠。

其實當日劉備起兵,張飛也是反對的,早期兄弟三人替公孫瓚入洛陽打點,彼時何進身為大將軍卻不但冇有輕視他們,後來更是多有施恩與提拔。

並且何進鎮壓叛軍,鼓勵民間生產,在張飛看來,其絕非什麼大奸大惡之人。

隻不過劉備心意已決,又以君臣大義之說相勸,張飛這纔信服。

見二人默不作聲,劉備拍了拍關羽說道“我與雲長,情同手足,又豈願陷你與不義?你如今所為,正好也算是還了丞相恩情,今後兩軍對壘,便可不再有所羈絆,如此倒也是件好事。”

“兄長所言甚是,若兩軍對壘,羽必不會留情。”關羽下定決心般說道。

見此,劉備滿意的點了點頭,同時牽住關、張二人之手,激動道“即便不借南陽之兵,有二弟、三弟相助,備又何愁不能解救天子,匡扶漢室?!”

一時間,他豪氣頓生,彷彿回到了當初於涿縣起兵之時一般,彼時兵不過數百,兄弟幾人尚敢大戰黃巾,今關、張皆在,兵馬上萬,他劉備又有何懼哉?!

或許是受到了劉備情緒感染,關羽抱拳鄭重說道“匡扶漢室,弟願助兄長一臂之力!”

“俺也一樣!”張飛同樣不甘落後。

這般情景,一如當日桃園之誓,劉備於是大笑道“哈哈哈!好!便讓我兄弟三人堂堂正正擊敗一切阻攔之兵,解救天子、匡扶漢室,立不世之功……”

由於兗州曹操的兵馬皆聚集在東郡濮陽以及陳留延津一帶,其餘之地難免空虛。

吃到袁、曹交戰的紅利,劉備自在濟南起兵以來,兵馬縱橫泰山、濟北二地,攻城掠地繳獲無數,無人能擋。

麾下兵馬也由原來的一萬多人(其中劉備本部數千,其餘都是挾持焦和後統領的齊郡之兵)迅速擴展到了近兩萬。

儘管黃琬領著豫州兵馬趕來阻攔,卻也隻是減緩了劉備軍的推進速度,依舊勝少敗多。

在關羽加盟之後,劉備軍的戰力更上一層樓,其果斷兵分兩路,一路由關羽領兵,攻略濟北,繼續向兗州腹地突進。

一路由劉備親自領兵,帶著張飛迂迴進入豫州魯地,搶奪資源,繼續擴大己方隊伍。

最終,關羽突破濟北,進入東平國,而劉備也在魯縣賺得盆滿缽滿後成功進入東平與關羽會師,黃琬隻得屯兵無鹽(東平治所)與劉備大軍形成對峙。

另一邊,何進緊趕慢趕,終於也在此刻領兵到達了濟陰郡內,繼續往東,不日便可進入東平。

值得一提的是,自濟陰入東平要經過钜野,此地因附近钜野古澤而得名,曆史上曹操曾在此地大敗呂布。

钜野澤(也稱大野澤)橫跨兗州濟陰、東平、東郡、山陽四郡邊境,其中水網縱橫、沼澤遍地,後世著名的梁山泊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賈詡對何進提議當以此為戰場,在钜野休整兵馬、恢複士卒氣力,並命人傳信黃琬退兵到此處彙合。

等劉備領兵來攻時,再設計將其兵馬統統趕入钜野澤中淹殺。

此策李儒深以為然,並讚此法最能減少己方消耗、傷亡,建議何進采用此策。

“……”或許是為了給自己多積點陰德,何大丞相也不管二人會不會在心中暗罵自己婦人之仁,依舊堅持己見,命大軍就地休整幾日,待恢複了體力便入東平會師黃琬,與劉備軍決一勝負。

何丞相如此“不納忠言,錯失良機”,直引得賈詡、李儒二人喟然長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