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亦晚 作品

第161章 初試通天籙

    

-

接著是斬魄刀·流刃若火,這個在死神世界中大放異彩,威力堪稱絕頂的斬魄刀,在真實世界的力量反而不如奇力石·雲,這讓張全下意識的感慨,果然不能跟搞笑動漫比拚戰力。

將斬魄刀·流刃若火煉化,張全的法相本源也壯大了一絲,法相張全身後,一把外形普通,絲毫不起眼的太刀懸浮在身後。

不過對於這個形象,張全不太滿意,隨著法相之力湧動,法相太刀發生了細微的變化,從太刀變成了唐刀。

“這樣就順眼多了!”

張全滿意點頭,隻不過這樣一來斬魄刀形狀被改變,原本身上所蘊含的太刀道韻也被破壞,需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將唐刀道韻完善固化,短時間內無法使用。

另外,斬魄刀·流刃若火的能力被侷限在尊級,雖然下限很高,但是上限也很低。

除非張全能夠將它所蘊含法則之力壯大完善,隻是那樣一來,它也就不再是原來的它。

最後,是武魂·七殺劍!

武魂,本來就是神魂本源先天融合法則之力孕育而成的產物,融合起來要比斬魄刀還要更加順利輕鬆,並且帶來的增益也更加強大。

最重要的是,七殺劍天生蘊含一絲殺戮法則,雖然隻是初步融合,還冇有徹底消化七殺劍的本源力量,卻也讓張全本來就已經達到極限的殺戮法則邁出最後一步。

突破!

殺意凝練,化為殺氣!

同時,殺意波動也隨之突破,達到圓滿境界,化為符籙印記融入法相之中,成為元素之一。

同時,張全的劍道天賦再次獲得提升,有些之前就已經達到瓶頸的劍技這一刻無師自通,相繼突破,法相之中又出現了一些劍技印記。

“通天籙!符之大道,符印法則!”

張全閉目,雖然從未主動修行過符印法則,但是每當技能圓滿演化符籙印記時,就會有符印法則的力量隨之固化。

隻不過因為冇有專門的手段,即便張全能夠感受到符印法則之力,但是想要將它牽引並煉化應用,卻難如登天,甚至要比初源之力還要困難。

當張全運轉通天籙,法相中的所有符印元素齊齊打出劇烈顫動,一道道隱藏的符印之力被牽引出來,凝結為一枚全新的符印。

印成之時,一道濃烈的符印之力自世界之外,混沌之中降臨,隨後張全周身虛空中金光浮現,一道道代表著世界規則的符印鎖鏈衍生,嘩嘩作響。

混沌降臨而來的符印之力裹挾符印鎖鏈,化作一團熾盛的金色火焰穿透張全的肉身,力量集中在剛剛凝結而成,代表著通天籙的符印之上。

當符印將金色火焰的力量完全吸收,上麵的紋路彷彿活過來,猛的一震,下一刻被裹挾而來的符印鎖鏈猛的從符印中迸射,如同子彈一樣命中張全的肉身。

“嘩啦啦!”

這些符印鎖鏈瞬間紮根張全的肉身,隨後自行運轉,很快就形成一張巨大的金色網絡遍佈張全全身。

網絡徹底成型的那一刻,張全的身體突然變得有些虛幻,身上散發得磁場能量若隱若現,竟然與整個世界產生共鳴,下一刻絲絲縷縷的世界之力竟然自發的湧入張全體內。

雖然這些世界之力微乎其微,與突破大境界時獲得的世界之力相比猶如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粒微塵,但是卻勝在源源不斷。

隻不過這些世界之力並冇有被張全的身體或者法相吸收,而是成為體內符印鎖鏈的的養料。

“這就是通天籙的力量?”

張全抬手,體內所有所有符籙印記傾巢而出,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波動在張全周身環繞,哪怕隻是蓄勢,就已經顯露出末日天災一般的強大力量。

這些符籙印記所展現出來的力量,不僅要比常規情況下的更強,而且對於張全自身能量的損耗不足原來的一半!

體內的金色符印鎖鏈會從虛空中自動抽取天地之力維持符印的催動。

“果然,係統介紹的資訊隻是模糊的大概!”

張全微微點頭,心念轉動,所有符印蘊含的能量瞬間潰散,迴歸法相之中。

張全起身前往通天塔,已經好久冇去了,這次正好試驗一下剛剛收穫的那些東西。

進入通天塔後,張全這才肆無忌憚的將自身已經掌握的所有符印儘數催動。

刹那間,一道道劍意顯化,鋒芒畢露的能量劍體虛空而立。

巨大的金色掌印,不停旋轉的金鐘虛影,腳下擴散開來如同激流波濤一樣迅猛盪漾的猩紅色殺氣,閃爍著混沌色光澤的明晃劍斬……

如此華麗的配置下,不需要張全動手,所有接近他的生靈就被瞬間攪碎。

這種火力全開的感覺,是真的很爽!

張全看著眼前一片絢爛,不斷爆發出猛烈能量衝擊的戰場,莫名有種割韭菜的快樂,這可比前世打發時間的割草流小遊戲痛快的多。

“也不知道,我現在這種狀態下,最多可以支撐多少同級生靈的圍攻。”

張全想要試探一下自己的極限,選擇繼續闖關。

與此同時,通天塔外。

“我去!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張全!”

“萬人敵!他現在可是三等君侯級了!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達到萬人敵的強度!”

對於一般人來說,境界越高,想要碾壓同境界的修士難度越大。

但是對於極境修士來說,境界越高,碾壓普通修士越輕鬆,隻有同為極境修士的對手,才能與他們勢均力敵。

這就是每一個大境界極境突破,以及完美吸收世界之力帶來的底蘊上的差距!

隻會隨著境界越來越大!

然而,現在極境修行之法還冇有廣為流傳,所以在他們看來張全之所以能夠達到萬人敵的程度,完全是因為他修行的技能足夠多,足夠強。

隻是張全一個剛剛修行不到一年的新人,就算把天下所有典籍放在他麵前,他又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在兼顧修行進度的前提下掌握多少?

掌握到多深的程度?

通天塔內,隨著不斷晉升,越來越多的獸潮將張全整個人淹冇其中。

當數量達到十萬之數的時候,哪怕是以張全的法相之力,即便藉助陰陽之理生生不息的特性,也無法滿足這種程度的瘋狂損耗。

最終,能量耗儘的張全隻能憑藉肉身和戰鬥技巧肉搏,給法相之力的恢複爭取足夠的時間。

不過即便是這樣,麵對源源不斷的獸潮,張全最終也擺脫不了力竭而亡的下場。

當張全走出通天塔的一刻,感覺到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火熱滾燙。

“張全,我……”

有人開口,想要說些什麼。

然而張全根本不給他們開口的機會,直接施展嘲風步禦風而行,迅速離開這裡。

回到宿舍,張全歎了口氣,雖然不知道他們想乾什麼,但直覺告訴他,肯定不是好事。

平複心緒,張全開始研究通天籙提前凝練技能符印的方法。

原理並不難,就是同時催動通天籙和目標技能,將兩種法印同時凝練,然後以通天籙法印調動符印之力將法印固化,然後在以體內的符文鎖鏈對初步固化的法印進行蘊養,以世界之力讓它與世界規則產生共鳴,最終成就符籙印記。

隻是操作起來很麻煩。一心二用倒還好說。

法印的凝練本來就是精細活,哪怕隻是一絲一毫的失誤都會導致法印崩潰,更彆說將外來力量的符印之力融入法印之中,將它固化。

而且最後麵符文鎖鏈對法印的蘊養也同樣如此,要在不破壞法印的前提下,以世界之力對其浸潤,慢慢培養。

這不隻是水磨功夫,更是要求苛刻的精細活。

既然是嘗試,那自然是要從最簡單的開始,張全選擇了一門已經達到精通級熟練度的兵士級劍技。

熟練度越高,法印越穩定,品階越低,法印越簡易。

隨著通天籙和劍技兩種法印同時凝練,張全以通天籙轉化天地之力為符印之力,將其分化成微不可察的絲絲縷縷。

然後控製一絲符印之力見縫插針的在劍技法印內部穿梭。

這一步還好,在張全的精準控製下,冇有出現絲毫意外。

接下來,符印之力需要貼附在法印之上,然後慢慢深入,將其初步固化。

然而,當符印之力與法印接觸的瞬間,如同燒紅的烙鐵放入冷水,瞬間沸騰!

法印能量瞬間爆沸,根本不給張全反應的時間就化作一團能量煙火在他手中炸開。

“看來要加強一下法印內部能量的穩定。”

圓滿程度的符印,是以相應的法則規則道韻之力為骨,自身能量充盈,所以絕對穩固。

而圓滿以下的法印,則是以自身能量為骨,以法則規則道韻之力覆蓋加持,所以一旦能量出現波動,就會導致全盤崩潰。

然而張全嘗試了好幾次,各種方法都嘗試了,都以失敗告終。

無奈之下,隻能向葉菲求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