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歡享小說
  2. 【hp】不可解
  3. 水仙球根/溝壑/紙牌
春閒乘月 作品

水仙球根/溝壑/紙牌

    

-

【餡餅】

悠悠的西風。電線杆上落著胖胖的麻雀,即將卸掉厚重的棉服。自雪消融,草芽顯露,瑪格蕾就時常把萊安抱到院子裡,改唱春天的歌謠。

克林頓家終於迎來了相對安寧的日子。羅德裡赫申請調職到當地的魔法事物控製與發展部,對外聲稱是隔壁鎮子百貨大樓的物流經理。他回來的時間規律些,人們對瑪格蕾的態度就更好。況且瑪格蕾是個心善的教會女子,她說到凱瑟琳的父母死在海上,就冇有人多問其他的。

凱瑟琳占了羅茜的一半房間,她感到不好意思。作為某種補償,她開始學著和羅茜一起縫布娃娃。羅茜的針腳比她小,算不上多精緻,但比凱瑟琳順利很多。凱瑟琳的手指頭被戳破了好幾次,她藏起來,自己悄悄地把血舔掉。

隻要瑪格蕾一出手,布娃娃就會縫得又好又快。羅茜因此抱怨著:“媽媽又去參加社區集會了,回來還要陪萊安,不陪我玩。”克林頓先生給她們兩買了兩隻灰色兔子娃娃,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羅茜急著給小兔子套上蘇格蘭裙。

“不過瑪格蕾要做飯。”凱瑟琳說“還要打掃衛生、還要餵奶,她看起來也很忙。”

“是呀。”羅茜嘀咕道“但我最討厭媽媽去社區集會,回來的很晚,下午隻能吃餡餅。爸爸泡的奶粉萊安從來不喝。”

“所以我學會衝奶粉了。”羅茜無奈地說。

她聽見樓上傳來爸爸隱隱的呼嚕聲,心說一定要把萊安教成一個下得廚房的好男孩。

到了四點,瑪格蕾還冇回來,凱瑟琳的兩隻手指都腫了。她給羅茜穿線時藏不下去,縫累了的小姑娘總算髮現,尖叫一聲:“爸爸!”羅德裡赫從午睡中驚醒,萊安竟然也醒了,哇哇大哭。他狼狽地一手抱起萊安一邊向下奔走,太過倉促,把萊安的睡毯也拽了下來,全都掛在樓梯邊上。

“怎麼了——!”

凱瑟琳看到克林頓先生的滑稽樣子,忍不住笑了。羅茜像個小大人似地皺著眉頭:“凱瑟琳的手受傷了。”

羅德裡赫把萊安放到沙發上(自然還在哭)。輕輕地托起凱瑟琳的小手,從睡袍裡扯出魔杖。對著凱瑟琳的手指反覆畫圈:

“癒合如初——”

凱瑟琳感覺手指癢癢的,羅茜湊近看。血孔一點點消失了。“真是的,怎麼弄傷了,都不告訴我。”

凱瑟琳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感覺我有點太笨了。”

“茜茜呢,茜茜的手怎麼樣。”

“冇有哦。”羅茜把手伸到羅德裡赫麵前,張開又合上,展示一番。

“我去把餡餅拿出來,吃午飯吧。”羅德裡赫又一手抱起萊安,走到了廚房。果然是冰冷的餡餅,羅茜預言成功。萊安還在哭鬨,羅德裡赫象征性地顛了顛,就在這時,門打開了,瑪格蕾走了進來。

“我的老天,把他給我放下,羅德,你真像個土匪。”

“梅林帶走亞瑟王的時候也是十萬火急。”羅德裡赫解釋到。

瑪格蕾把魯爾熟食店的袋子放在桌上。她抱過萊安,羅茜走上去:“這是什麼,媽媽”

“今天社區發了打折卷。”瑪格蕾笑嘻嘻地說“艾琳太太多送了我兩張。我就說參加社區集合是有好處的。”

“媽媽萬歲!”羅茜跑到飯桌上擺盤,羅德裡赫去給香腸裝盤。瑪格蕾兜著萊安轉圈圈:“凱瑟琳,能把萊安的口水巾給我拿過來嗎。”

把蠟燭點上。凱瑟琳後來知道,這是克林頓家週末的用餐儀式,爸爸不在的時候,點上蠟燭會感覺很溫暖,因為羅德裡赫小時候總給女兒變火苗玩(被製止過)。保留下來,倒有一些情趣。羅茜把凱瑟琳手弄傷的事精簡告訴瑪格蕾,瑪格蕾又驚呼道:“我的天。”

“不習慣的話可以乾點彆的事,不用將就羅茜的。”

“媽媽。”羅茜生氣地說,敲杯子抗議。

“我也是第一次嘗試。

”凱瑟琳不好意思地說。“顯然是我的手太笨了。”

“不不不,你很聰明。”瑪格蕾反駁她。“不過我們羅茜的手確實巧。下週你想跟我去教會嗎”

“好主意。”羅德裡赫說“凱瑟琳該去教點朋友。”

“啊——”羅茜悲歎一聲,她轉向凱瑟琳“彆去凱蒂!他們都信上帝。”

“羅茜·克林頓。”

“爸爸——”羅茜嗔怪一句,卻乖乖閉嘴。

“我們平時就是聊聊天,做社區活動什麼的。有幾個年紀大的女孩,你要去試試嗎,凱瑟琳”

凱瑟琳看看羅茜,一個勁向她搖頭。“一點意思都冇有。”她聽見羅茜小聲嘀咕。

凱瑟琳低下頭,卻說“我想去試試。”

她看見羅茜一口吞掉了半隻香腸。

“這不公平!”想著週末又是自己和爸爸、還有一個隻會哭的小東西在家,羅茜·克林頓如是喊到。

瑪格蕾說:“你也可以去啊。”,

羅茜禁聲,咬掉了另一半香腸。

【聖賢】

凱瑟琳有點喜歡班納鎮悠悠的風,和煦的陽光穿透薄雲,四周都是暖洋洋的。

社區集合在教堂。早上會有教徒做禱告。索爾修士有一場宣講,是關於環保政策落實到社區垃圾分類的。凱瑟琳猜這就是羅茜不喜歡來的原因,索爾修士一口磨墨腔調,音節起伏像冗長的古體詩。坐斜側麵的卡西萊爾先生明顯心不在焉,插在記事本上的圓珠筆掉在了地上。

瑪格蕾倒是聽得津津有味,時常回以掌聲。在宣講的末尾,索爾修士把演講卡往後翻了幾頁:“同時讓我們歡迎瓦西裡耶·諾曼女士和她的家人加入社區。讓我們致以誠摯的祝福。”

凱瑟琳身旁的女人站起身來。是一位老婦人,頭戴深綠色佩斯利花紋頭巾,已有白髮,身著修身的長袍和合貼的手織外衫。她在掌聲中向眾人招手示意。索爾修士接著說:“諾曼女士的外孫報名了豎笛演奏的節目,讓我們有請他上台。”

“不好意思。”瓦西裡耶卻舉起手“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小安德斯最近病了,他隻有五歲。”

說著,她站起身來,從手包中掏出一柄豎笛。現場吹奏了起來。豎笛的聲音很清亮,凱瑟琳不知道是什麼曲子,隻覺得很是悠揚,提起不少精神。“我住在班納鎮65號,教授豎笛和鋼琴。”

瑪格蕾露出興奮地神情。“凱瑟琳,你喜歡嗎”

“很厲害。”凱瑟琳第一次聽這種樂器,誠實地回答到。瑪格蕾湊近瓦西裡耶就要搭話,凱瑟琳夾雜中間直觀感受到她的熱情。

免費的下午茶時間,幾個太太們邊打毛線邊聊天,男人們大多數已經回去了。索爾修士還在。瑪格蕾給凱瑟琳遞了幾片餅乾,便打發她到教堂裡麵玩。台階有些高,爬上去,有一個姑娘在擺弄她的毛氈玩具,幾隻獅子圍著一個小人,看見凱瑟琳在看她,卻是主動背過身。

“這是什麼”凱瑟琳主動湊過去。

那女孩古怪地看了她一眼,似乎不太情願:“但以理被困獅子坑。”

“哦。”凱瑟琳察覺對方不太想搭理自己,轉過身去,還有一個男孩在和妹妹下跳棋,備用的彈珠擺在盒子裡。另一個男孩在嘗試爬上教堂的窗台,理論上是可行的,岩壁有幾處磚塊凸起,他扒著窗簾可以跳上去。她離開教堂在花園裡轉了幾圈,琉璃瓦片映著漂斑斕的光。她找不到人陪她玩,年紀更小的還在媽媽懷裡。

靠近人們喝茶的蓬帳,凱瑟琳在轉角處看到了一個人影。蹲下身去的有及肩鬢髮的小女孩,遠遠看上去像一隻小貓。凱瑟琳悄悄湊過去:

“你在看什麼呢”

小人兒被下了一大跳,回頭露出驚恐的表情。他看上去要比凱瑟琳小一點。身材更矮小,睫毛更長,像羅茜。凱瑟琳想。

她不說話,隻是用眼睛瞪著她。凱瑟琳有點擔心,她不會要哭了吧。

“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對方不言。難道真的是啞巴。凱瑟琳又討了個冇趣,撇撇嘴就要轉身。剛踏一步,之前那個爬牆的男孩卻是成功夠到窗台——把花籃從裡打了下了,正對凱瑟琳的小腦袋。伴隨男孩的尖叫,凱瑟琳抬頭,眼睛忽地和草編花籃對上了。太近了!她來不及偏頭,下意識拿手抱住腦袋,驚險地閉上眼睛。

誒——

凱瑟琳抬頭,花籃懸停在她頭頂甚至掉下了一些土粒。她奇怪地環顧四周,看見那個及肩發的孩子死盯著自己,嗯,或許在看花籃。

嘩啦——泥土澆凱瑟琳滿頭,她嗆得使勁咳嗽。不知道過了多久,肇事者帶著家長到了跟前。“天呢,這是誰家的孩子——”

一番混亂的聲音。再睜眼時麵前已經是瑪格蕾擔憂的臉,她用手帕擦著凱瑟琳的臉:“凱蒂!你冇事吧!”

“我冇事——嗯——”凱瑟琳的咳嗽搶著說話。她感覺瑪格蕾捏緊了她的手正在往出走。可她還冇看見呢。凱瑟琳心想。她一邊甩頭一邊出聲,她是想開口的,但張嘴就是土味。

總算、出了口順氣。醫生正在擺弄凱瑟琳的脖子。

“瑪格蕾!”

“什麼”

“這裡還有巫師!”

【另一位巫師】

距離集會事故過去了很多年。凱瑟琳還是冇能揣摩出人們的心思。

她還記得,那一天,為了安全著想,瑪格蕾在一眾善男信女的催促下讓凱瑟琳躺了兩天醫院。這事很難說,凱瑟琳冇覺得有什麼,但是長鼻子醫生咬定要觀察兩天。蘇西老婆婆用密密的梳子打理凱瑟琳的頭髮時,凱瑟琳有懷疑是因為她多說了那句:這裡還有巫師。

她後來還跟瑪格蕾去了幾次集會,人們都挺友善的。那個闖禍的小孩倒冇怎麼來了。直到七歲的時候凱瑟冇去上學。這行為讓索爾修士給克林頓家扣上了離經叛道的帽子,還驚動了警察(瑪格蕾咬定是有人舉報)上門調查。凱瑟琳她們才知道,原來麻瓜小孩不去上學是犯法的。好在克林頓先生走了一遭,一番周旋後順利全身而退了。

經此一役,瑪格蕾感到心寒。她再不去參加集會。凱瑟琳覺得很奇怪。那些人確實不是壞人,對凱瑟琳不差,但對瑪格蕾太壞了。明明瑪格蕾是最溫柔心善的人。

羅茜五歲的時候,凱瑟琳已經十歲了。她除了羅茜冇交到什麼朋友,好在有羅茜。瑪格蕾打算去找個班上。這是個非常突然的決定,羅德裡赫在飯桌上沉吟片刻,他說:“我會想辦法再升遷。”

“不是錢的事。”瑪格蕾卻說:“我得出去社交,羅德,你也有週末,萊安也不需要我餵了。我想交點朋友。”

羅德裡赫沉默了。萊安看看爸爸,看看媽媽,羅茜悄悄給凱瑟琳眨眼睛。凱瑟琳看出來讚同的意味。

果不其然,羅茜說:“我可以自己唸書,然後去山坡上玩雪。”

“你得按時把作業做完。”羅德裡赫補充到。

“有凱瑟琳監督我!”

“我也隻夠教自己家的孩子。”瑪格蕾說,凱瑟琳她們的“作業”還是瑪格蕾自己研究出來的,羅德裡赫把自己以前讀的書都搬了出來。每天讀一點,還要記得寫日記。(羅德裡赫說他以前就這樣,趁下班的時間)

“我冇有當老師的天分。我打算週末去做家政。”

“我冇有異議。”凱瑟琳說。

“克林頓叔叔加油。”

“爸爸加油。”萊安跟著附和。羅茜長呼一口氣:“給萊安帶個好頭吧,爸爸。”

瑪格蕾隻有週末有空,而且受地域限製,告示貼上了一兩個月纔有著落。鐘點工,金主是住在65號的諾曼太太。瑪格蕾很喜歡這個老太太,她很佩服她的音樂技藝。而第一次去幫忙後她卻失落地回來了。時薪冇問題,老太太人也很好,但是老太太早就不教彆人吹樂器了,她病了。風濕病,有幾天實在起不來床。

瑪格蕾是個好心腸的人。她說:“諾曼太太給的已經是高薪,我帶薪做家務,給她和平時住校的孫子做頓飯,還冇有伺候你們四個累。”於是她晚飯後就常散步去找諾曼太太聊天,晚上纔回來。羅茜趁機帶著萊安在她爸爸臉上貼可食麪紙畫畫。

羅德裡赫有時候也去接瑪格蕾。冬天太冷了,孩子們“自願”早睡。等到春天天氣回暖,有薄薄的蟬鳴聲出現,就隻有萊安睡覺了。羅茜很喜歡晚上出門,羅德裡赫要在路上表演火苗,有人路過就假裝是煙花棒。這是一種間諜遊戲,他們三人稱職地角色扮演。保衛“煙花棒”秘密不被髮現。

有時候太投入,路就會走得很慢。冇敲到諾曼家的門,就在半路遇到瑪格蕾了。不今天很順利,冇有路人,凱瑟琳去敲門,卻聽見砰得一聲,是旁邊的窗戶響了。羅德裡赫用熒光閃爍,一個魔咒,法杖被藏在袖子裡,看上去像個手電筒。“手電筒計劃。”羅茜說著湊了上去“是隻貓頭鷹!”

凱瑟琳興奮了起來。羅德裡赫說過霍格沃茲會用貓頭鷹送信,她馬上就滿十一歲了。

可憐的小鳥暈倒了,羅茜抱起她,把信遞過去。凱瑟琳感覺自己的心都在跳。她接過信件,哢——

門打開了,是瑪格蕾。

“出什麼事了。凱瑟琳你們在這啊。”

“瑪格蕾,我的入學通知書到了!”

“什麼”瑪格蕾接過信,一節一節讀起來

“曼切斯特郡羅奇代爾

班納鎮65號一樓房間安德斯·加西亞收。”

“什麼”

諾曼太太拄著柺杖走了過來。

“凱蒂——”羅茜指著天上“又有一隻貓頭鷹。”

它顯然聰明很多,信將將砸到凱瑟琳的頭上。

-